-寄给你全宇宙的爱和自太古至永劫的思念-
欢迎来到我的文字世界

✨月亮是我抛出的硬币✨

你好 欢迎来到我的文字世界   2019-08-21  

过草

最近写的飒须飒已经改了三版辽【。   2019-07-13  

【飒须】遇见你的概率

大概是飒飒的暗恋史【? 没有经过太多的打磨【欢迎捉虫🐞 俺是偶偶洗达人【俺想看甜甜滴立风gg 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看出是什么梗2333 接受就请叭【 ▽▽▽▽▽▽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飒最近喜欢上了一个人,那个人的头发不长,但是耳边的两撮鲶鱼须很可爱,他总是把前面的头发撩到耳后去,如果不撩到后面去估计和自己差不多。 他笑起来眉眼弯弯的,喜欢吃东西,也喜欢音乐。穿衬衫的样子和穿T恤的样子都好看,不论他穿什么,看上去总是透露着一份干净。 像仙子一样。 飒想过和他一起漫步在海边,那里金沙柔软,夕阳似黄金般撒在海面,鸥鸟在天空鸣叫,海浪卷过双脚,微风吹的正好,正好轻轻吹起他的头发。 也想过和他一起享受喧闹的城市:他们会在两人一起租的房子内,面对面坐着,喝着热可可,透过大大的落地窗,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。 想要听到他的歌声,想要坐在一旁安静地看着他写歌。想看到他弹吉他时的动作,想看到他睡着时的模样。 飒会惊奇的发现,自己这样的想法很自私,可他又实在不希望他和别人在一起。 飒去过海风徐徐的海边,也看过车流不息的城市。他自己对自己唱过歌,他安静地给自己写过歌。他注意过自己弹吉他时的动作,也想过自己睡着时的模样。 但都没有遇见他,他就像梦,很轻很轻。就像星星,很远很远。有意无意地撩拨着他的心,让他的内心感知到爱情的存在。然后让他像个迷路的小孩,在迷雾的世界中苦苦寻找出口。 或许他本就是仙子,只属于遥远的天上,路过人间的时候恰巧被自己看见了,从此念念不忘。 飒左想右想,得不出一个满意的答案,他总能看到对方生活的痕迹,但最后却是不着痕迹的消失,于是飒更确信的那是一名仙子。 仙子?那仙子应该叫什么名字?飒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,鲶鱼须很可爱,也许我可以叫他须须?飒从床上坐起来,看着窗外的天空,似乎更坚定了刚刚的想法。 我就叫你须须吧。 于是飒折了个纸飞机,上面说着请告诉我你在哪吧。 当然,飒并没有得到回信。他闷闷地想:是不是我把须须烦到了?哇啊啊——我错了—— 飒在床上翻滚起来,最后不出所料地掉下了床。飒又重新爬上床,这种状况已经不知道第几次了,他钻进被子里,看着窗外,也许明天就能见到你了?你会在哪和我相遇?带着这样的想法,每天都在期待自己与对方的第一次见面。 嗯,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好,飒撑着伞在街上走着,雨滴落在伞上,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。飒逛了一圈,今天也没有遇到须须。他又自顾自地往家中走去。 回到家以后,飞速地蹭进浴室,蒸汽瞬间充满了狭小的浴室,里面还不时传出歌声。洗完澡,飒又爬回了床上,他看着天花板,默默想到: 据说两个人相遇的概率是两亿分之一,也就是说我遇见的两亿个人中有一个是你,可我一生遇不到这么多人,要是我遇见的十个人里有一个是你就好了。 就算找不到,遇不到,你也永远是我想要追寻的仙子。是独一无二的那个人。 所以,请等等我吧。 这个世界充满了我们相遇的机遇,我却始终无法遇见你。*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*出自《徐志摩诗集》   2019-07-07  

【须飒】Desire

没看错没打错真没打错我本来想搞须没想着搞着搞着就变成搞飒了【。然后搞着搞着发现搞飒也挺好啊是上头的感觉👋宝马发布会我被立风飒了5555关键词▽接吻、搂抱、烟瘾、香水文笔十分拙劣🙏🙏🙏希望看的开心👏👏接受请往下▽▽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“飒。” 须看着眼前的这个人,对方头发微长,几乎遮住了那双漂亮的眼睛。眼前的人垂眸不语,睫毛随着眼睛动作,好似扇动薄翅准备翩翩起舞的蝴蝶。在听到须叫他的那一刻,他垂下的双眸又抬了起来,透过遮挡在面前的头发,清澈的就像安和桥下的流水一般,泛起粼粼的波光。 轻轻地拨开对方额前的碎发,希望能看清他的表情。他的手指缓缓落到对方露出的锁骨上,一遍又一遍,缓慢地划过,像是猫儿似的挠心。最后伸手勾住了对方的颈链,缩短了自己与对方的距离。 “这条choker不错,” 他转手将手指伸入颈链的下方,抚上对方的颈部,有意无意地轻抚。他歪着头,注视着对方敞开的领口,目光中带着不明的玩味。紧接着他听到对方的一声轻笑,他抬起眼来对上对方的视线,他勾了勾嘴角,凑到对方的耳边, “我很喜欢。” 须见对方没有反应,又蹭到他的颈窝。淡淡的木质香调窜进鼻腔,茉莉与香根草中混着微微的雪松。桀骜不驯,如同高峰之上呼啸而过的风,带着自由的灵魂,穿过茂密无垠的森林。 “好哥哥,你别打趣我了。” 那个被须叫做飒的男人突然开口道,带着慵懒的语气,双手将须揽进怀里,头靠在对方的肩上,像一只毛绒绒的大猫咪。须也不慌,也伸出了手抚上对方的后脑勺,另一只手扯住了对方衣领。在对方露出的肩上轻轻啃了一口,留下了淡淡的痕迹。对方似乎是被他这个举动吓到,浑身打了个激灵,须也抬头,他微微眯起眼,用力扯过对方的领子, 直直吻了上去。 一开始只是短暂的唇齿相接,须莞尔一笑,又吻了上去。 在须撬开对方口腔的一瞬间,飒感到一股薄荷烟草的味道涌进自己的口腔中,算不上太浓烈,但对方应该在不久前抽过烟。 飒闭着眼,轻轻回应着须的亲吻。须悄悄地睁开眼睛,看着认真的回应自己的飒: 真可爱啊。他想。 于是他扣在飒脑后的手又重了几分。飒松开了环在须腰上的手,转手撑在了身后的床头柜上,以一种半坐的姿势继续着这个吻,这使得他比须矮了几分。 是须首先结束了这个吻,飒感觉他被这个吻弄得有些晕乎乎的,他仰着头,看着须那双满是笑意的眼睛,须俯身在飒的嘴角又亲了一下,然后慢慢地移到飒的耳边,他轻轻地咬住对方耳垂,亲吻、吐气… 飒被须这个举动弄得浑身难受,他从来没有想过耳朵会是自己的sweet spot,飒微微皱眉,发出一小声哼声。这个细微的声音落在须的耳里甚是满意,他压低声线,在飒的耳边一字一顿地说: “叫大声点。”   2019-06-25 7  

【仪冬】晚安

仪冬only 长毛丁注意╳点我看丁博士在线撩人(?)时间穿插有【bug有突然想到的,还没有经过任何的打磨【。【我怕一打磨就凉了23333 接受请▽ “仪。”杨冬对着埋头思考问题的丁仪喊了一声。 “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呢?”杨冬坐在沙发上,从后面戳了戳丁仪胡乱扎成的丸子头。丁仪从中抬起头来看向那个方向,这大概是他们第一次聊起这种话题。丁仪故作深沉地摸了摸下巴,“大概是因为你好看?”他笑笑道。 “讨厌!我是认真的!”杨冬突然拿起手边的枕头向丁仪打去,“诶…!别打!把我打丑了就不好看了!”丁仪笑着接下枕头。“我说真的!你快点!”杨冬伸手想要夺回枕头,丁仪则死死地把枕头护在怀里,撅着嘴,“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。”杨冬看着丁仪一脸欠揍的样子,转身躺到在沙发上,“那你就和这个枕头过一辈子吧。” “诶诶诶!别啊!我说还不行吗!快转过来,我不想和枕头过一辈子。”丁仪见状赶紧丢了手中的枕头,蹭到对方的身边。“不要,你说完了我再转过来。”杨冬也摆出一副似乎很生气的样子。丁仪见对方一副“你不说我就一辈子不转过来”的样子,无奈的笑了笑,于是他轻轻地靠在沙发边上,缓缓开口道。 “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开始爱上的物理,爱上物理后我便一头扎进研究物理的海洋中。在我得到了两个硕士学位之后开始研究起了球形闪电,这些你是知道的。我一直以为我会和物理相依为命一辈子!知道我遇见了一个女孩,你可能会知道她,我就不说她的名字了,她对球形闪电的痴迷似乎让我看到了爱上物理的自己,我觉得我应该是爱上她了。但我一直信奉歌德的说法:我爱你,与你何干?所以我一直只是将这份未出口的爱埋在了心底,后来她走了。她走后我一直认为我不会再爱上任何人,我的心已经全心全意地回归物理了! “冬,但你不一样。在你听到我信奉歌德的说法后你肯定会以为我和你只想玩玩,对吗?你错了,前面我已经说过了,你不一样。一开始当我遇见你并爱上你时,我的打算只是默默地看着你,只是这样而已。但后来我发现,你想上帝派来的物理天使,使对物理有些无限热爱的我渐渐被你吸引,向你靠近了。呃……我也不太会说,总之是一段很神奇的心路历程。我惊讶地发觉:歌德的那一套在你的身上已经不管用了,我怕你像转瞬即逝的星星。我以为是你对我物理的执着让我想到了她,可我最后发现不是这样的。我想走进你的生活,我想让你成为我除了物理以外同等重要的存在,我想你好,杨冬。你是特殊的。” 丁仪转过身,目光轻轻地落在了杨冬的身上。宛如轻轻落下的羽毛,轻的令人窒息。 “我爱你,只是因为你是你,仅此而已。” 最后他发现,原来这偌大的三居室里只有他一人。他本来还可以再和她多呆一会儿的。 丁仪摇着头,笑了笑。他捞起地上的一瓶白兰地,猛灌了一口。他已经很久没有再和周围的人提起过杨冬了,他大概是不想接受这样的事实,他感觉杨冬的离去几乎带走了他生活中的一半,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在一天之内喝这么多酒,是伤心?还是什么别的?但他知道,这一切都是因为杨冬。 丁仪喝了大半瓶酒,不说也有七分醉,他迷迷糊糊地靠在沙发上,昏昏沉沉的大脑令他无法思考某些东西,他知道,他不去想也许是对的。 他慢慢地躺到沙发上,耳边传来了一阵轻轻地脚步声。丁仪不敢再去想,他不敢回过头。紧接着他听到熟悉的、轻轻地,仿佛着耳语的声音, “晚安。” 很轻很轻,最后这个声音消失在了丁仪的耳畔。是她。丁仪蜷缩在沙发上,就像她离开时哭的那样,虽然这次是躺着的。他久久没有回过头去,最后丁仪缓缓地开口道, “晚安,我们很快会再见的。”   2019-06-25 6